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正理首页>>新闻动态>>业界资讯>>

公检法合力严打涉知识产权犯罪

时间:2018-05-10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正理编辑
       当前,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呈现出案件类型相对集中、利用互联网实施侵权等特点。公检法机关通过专项行动严厉打击的同时,也通过强化合作、大数据分析、队伍建设专业化、建章立制等,不断提高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
       宗冉、王旭,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服务器在北京市海淀区)、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文字作品存储在云服务器上,并将其推送到指定邮箱,实现传播文字作品功能。
       陈令杰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于2015年8月向宗冉、王旭支付费用,获得传播上述文字作品的权限,并通过淘宝网店“墨墨的图书小馆”“优加云推送”等销售。
       三人持续侵权,引发上海玄霆娱乐公司等强烈不满,遂于2017年4月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报案。经立案侦查,宗冉等侵犯其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文字作品700部。
       2017年6月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逮捕宗冉、陈令杰、王旭,随后以侵犯著作权罪提起公诉。2018年1月12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陈令杰有期徒刑1年,判处宗冉、王旭有期徒刑9个月,并处罚金。
       这是一起作案手段隐蔽、涉及面广、社会影响大的知识产权犯罪案件,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列为“2017年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是我国首例利用电商、社交、云存储多平台侵犯著作权的刑事案件,也是公检法机关积极配合严打知识产权犯罪的重要例证。
       发案类型区域集中
       据了解,当前,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呈现出案件类型相对集中、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案件数量大、利用移动互联网实施侵权犯罪日益凸显、共同犯罪较多等特点。
       来自最高检的数据显示,2017年,检察机关办理的知识产权刑案中,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三个罪名,起诉案件数量和人数占比均超九成。广东、江苏、浙江、福建、上海5省市占全国起诉件数的60.8%。
       这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数据颇为相似。据《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7年)》,2017年,全国法院共新收一审、二审、申请再审等各类知识产权案件23万余件。其中,在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中,著作权、商标和专利案件,分别同比上升57.80%、39.58%、29.56%。
       2017年,法院共新收一审、二审、申请再审等各类知识产权案件中,审结225678件(含旧存)),比2016年分别上升33.50%和31.43%。其中,著作权案件全国地方各级法院新收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占总数的68.28%。
       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说,迅猛增长的著作权案件说明,著作权越来越受到市场主体重视,并成为市场竞争中角逐的新增长点。从案件分布看,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5省市新收各类知识产权案件数量占全国法院案件总数的70.65%。
       近年来,互联网技术、新商业模式迅猛发展,涉及尖端、前沿疑难复杂技术的专利案件、涉及市场占有率和知名品牌保护的商标纠纷案件、涉及信息网络传播的著作权纠纷、与娱乐产业有关的新类型知识产权纠纷不断增多,办案难度不断增大。
       来自公安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2.1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8万名,涉案总价值逾83亿元。全国共破获涉及国外品牌的案件数量占全部破案总数的40%,涉及14个国家的179个品牌。
       其中,2017年11月28日至2018年1月31日,自公安部组织全国公安机关开展集中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春雷”行动以来,已先后摧毁286个区域性犯罪源头及其供销网络,捣毁犯罪窝点5970个,破获假冒食品药品、妇幼日化等突出领域犯罪案件2061起。
       最高检公诉厅二级高级检察官王文利说,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既涉及日常生活中的食品、酒水、药品、洗涤日化、文体用品、五金家电等,也涉及建材装饰、机械等生产领域。比如,在商标权案件中,侵犯中外驰名商标现象较突出,如假冒“茅台”“五粮液”等。在侵犯著作权案件中,既有传统的文艺作品、书籍,也有动漫游戏、计算机软件等作品。侵犯商业秘密案件则多是针对高科技、创新型企业。
       宋晓明说,根据全国各地法院报送的案例进行分析可知,在新型产业发展中,因抄袭他人网络游戏、网络商业模式运用、体育赛事直播等行为引发的著作权纠纷或不正当竞争纠纷越来越多。同时,近年来法院受理的涉外知识产权案件逐年上升,呈现出案件类型新、审理难度大、社会关注度高等特点。从全国法院来看,目前涉外知识产权案件占比在20%左右。
       执法合作力度加大
       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严重危害群众切身利益、威胁生产生活安全、妨碍社会创新发展。针对当前侵犯知识产权犯罪链条化、产业化、跨区域的特点,公安机关不断强化数据意识和信息应用能力,以云端打击为主战模式,开创了诸多打击规模性犯罪的新战法。
       如2017年,公安机关利用“云端系统”顶层组织研判,集中下发线索,部署开展全国一体化集约打击假酒犯罪系列行动,共破案23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598名,捣毁犯罪窝点457个,缴获各种品牌假酒81.8万瓶,案值9.56亿元,形成“全国打、打全国”态势。
       公安机关积极推进警企协作、“两法衔接”,努力夯实公安打假工作长远发展根基。比如与原国家工商总局合作对大型电子商务网站进行实时监控,与国家烟草专卖部门联合建设首个涉烟违法犯罪研判室,杭州市警方在阿里巴巴集团设立了驻阿里巴巴服务站等。
       此外,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国际执法合作,先后与国际刑警组织以及美国、欧盟等35个国际组织、国家和地区执法机构建立了合作渠道。如应国际刑警组织邀请,公安部组织参与其发起的打击互联网假药犯罪“盘古”行动、打击侵权假冒和非法物品贩运“链条”行动等。
       据统计,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先后发起“打假行动”“网上打假行动”“云端2017”等专项行动,破获侵权假冒犯罪案件13.57万起,涉案总价值逾930亿元,抓获犯罪嫌疑人14.9万名,打掉2200多个跨区域、跨国境、产业化特大犯罪网络。
       除此之外,公检法内部的合作也在不断加强。比如,最高检在介绍前文所述的“北京海淀区宗冉、陈令杰、王旭侵犯著作权案”时称,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应公安机关的请求,指派具有此类案件办理经验的检察官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侦查,锁定了关键证据。
       据了解,在上述案件受理之初,海淀区检察院组织骨干办案力量,向前延伸引导侦查,传导庭审证明标准,促使提高侦查质量;向后提高出庭指控犯罪的能力,就“作品数量的认定”“涉案淘宝店铺销售金额”等核心问题作出有针对性的答辩,确保了法庭的公正裁判。
       据最高检侦查监督厅副厅长韩晓峰介绍,近年来,检察机关在努力构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机制中,积极推进“两法衔接”工作机制建设,推动“两法衔接”信息共享平台建设,依托“两法衔接”信息共享平台,有效扩大案件线索来源,也便利了侦查机关破案。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已有30个省(区、市)建成省级“两法衔接”信息共享平台。
       法院系统围绕司法体制改革,积极探索完善专业化人民陪审员、技术调查官等工作机制,推进繁简分流,促进简案快审,建立多元纠纷化解机制等不断提升办案能力。比如:目前,北京法院已初步建立全市三级法院技术调查官资源“共享”机制,使其新角色作用更突出。
       办案水平不断提升
       “北京海淀区宗冉、陈令杰、王旭侵犯著作权案”中,犯罪嫌疑人借助互联网技术,通过云存储平台存储侵权资源,利用通讯协议端口搭建社交平台与侵权资源的联系,后在电子商务平台向互联网用户销售获得侵权作品的“通行证”激活码,实施的是一种利用多平台领域相互关联作用的侵权行为。这种侵权行为,作案手段隐蔽、专业性强,对办案人员的专业知识要求更高。这也是知识产权犯罪最典型的特征之一。
       为了加强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健全技术创新激励机制,法院系统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分别于2014年11月6日、2014年12月16日、2014年12月28日,在北京、广州、上海成立了知识产权法院,集中管辖涉知识产权案件。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统计,2017年我国知识产权多项指标居于世界前列。全年发明专利申请量达138.2万件,同比增长14.2%,连续7年居世界首位;PCT国际专利申请受理量5.1万件,同比增长12.5%,排名跃居全球第二;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9.8件。
       但我国尚未形成涵盖授权确权、行政执法、司法保护、仲裁调解、行业自律等各个环节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年将加快研究建立国家层面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制,从根本上解决制约科技创新的体制性难题。
       陶凯元表示,2017年,全国法院系统结案数量、案件调撤率大幅上升、再审率大幅下降。这得益于知识产权审判体系不断完善,北上广三家知识产权法院成立以来的开拓创新,南京、武汉等15个城市先后设立的跨区域管辖的知识产权专门审判机构均正式运行。
       检察系统同样如此。据最高检民事行政检察厅副厅长贾小刚介绍,目前,检察机关加强了刑事、民事、行政领域知识产权检察保护范围、程序、方式的衔接,通过成立知识产权检察专门机构或组建专业化办案团队,实现了集中办理、统一履行知识产权检察监督职责。
       同时,检察机关还加快智慧检务建设,在全国检察机关统一业务应用系统和检察工作网中,实现了知识产权刑事、民事、行政检察监督案件线索自动推送和监督意见相互抄送。
       近年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先后联合出台了《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一批司法解释。最高检也陆续下发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充分履行检察职能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等,不断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理念和要求。
       法院系统也不例外。比如: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完成了《知识产权法院技术调查官选任工作指导意见(试行)》起草工作,北京高院发布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等。
       此外,公检法系统还通过大数据、深度专题调研等形式强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比如:最高检多次组织力量开展专题调研,加强对知识产权专门检察机构开展民事、行政诉讼监督工作的指导。公安机关通过建立黑名单库实现监控预警、联合电商企业共同研发类罪监测模型、提升打假溯源等刑事科学技术水平、加强专业队伍建设和培训等不断夯实打假工作基础。
       但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知识产权案件数量大幅增加,新类型、重大疑难案件日趋增多。各地试点的知识产权法院、法庭,虽取得了不少成绩,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知识产权二审案件的审理法院不统一;一些跨国企业以知识产权保护之名,行知识产权滥用之实等。
       因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表示,知识经济时代,世界各国无不更加注重保护和促进创新。我国通过强化知识产权制度鼓励创新的同时,也要警惕部分跨国企业依靠其产业引领和技术优势,以实施知识产权为名,削弱竞争,攫取不正当利益。